原標題:完美裝配、零故障起飛!看三位造飛機的大工匠千錘百煉“達人秀”

  來源:ZAKER 哈爾濱

  現在做工人,機械化流水線工作,是不是不用燒腦動動手就可以了呢?在航空工業哈飛,有一批 “ 不安份 ” 的大工匠,他們製造飛機零件,那真是奇思妙想、千錘百煉、手腦並用。正是這些生產線上的飛機工 “ 達人 ”,讓每一架哈爾濱製造的飛機完美裝配、零故障起飛,翱翔在祖國的藍天。

  “ 達人 ” 王磊:

  千錘百煉提 “ 功力 ”,鈑金工讓零件加工時間減一半

  叮叮噹噹,叮叮噹噹 …… 雖已是夜晚,但 23 車間鈑金工段依然一片繁忙。正當大家熱火朝天忙生產時,王磊卻慢了下來,看着工藝規程,若有所思。

  王磊即將加工的是一個 Z 型鈑金件,“ 由機牀加工一邊,再手工成型另一邊,最後精加工。這樣加工雖然能保證圖紙要求,但精度不高,效率也不高!” 他一邊看規程,一邊在心中默唸。

  Z 型鈑金件外形呈雙曲線展開,加工 “ 另一邊 ” 時零件無法裝夾,這使加工精度高、速度快的機牀也只能發揮五成 “ 功力 ”,王磊在思考的就是如何讓機牀發揮十成 “ 功力 ”。很快,他就想到了類似的零件。

  “ 依託零件一側外形制作曲面吻合的‘工裝’,裝夾好、固定住,問題就會迎刃而解。” 敢想敢幹,這個 92 年的小夥子馬上找到工藝員説出了自己的設計思路。“ 這個點子好,咱們馬上落實。” 聽着王磊的陳述,工藝員連連點頭。在工藝員和王磊共同努力下,“ 工裝 ” 訂貨僅用一天時間就順利提出,一週後新工裝快速發揮了作用。王磊所説的 “ 工裝 ”,就像是一個 “ 模子 ”,操作時把這個 “ 模子 ” 利用起來就很簡單了。

  工藝方案改善後,首個零件加工時間縮短 50%,零件精度和表面質量提升明顯。“ 這活幹得漂亮,真是又好又快。” 首檢三檢時,檢驗工愛不釋手,王磊心裏也樂開了花。

  不僅埋頭苦幹,還能深入思考,這樣的操作在王磊身上並不少見。只要關乎質量提升,他總會 “ 刨根問底攔不住 ”。王磊追求的就是四個字—— “ 又快又好 ”。

  “ 達人 ” 趙治國:

  受 “ 口罩隔離 ” 啓發,高級工用材料 “ 隔離 ” 產品表面膠瘤

  高温的生產環境、棘手的問題,加劇了 46 車間高級工趙治國的焦慮。設計方案更改後,產品表面出現大量多餘膠瘤,正常啓模、清理需要的 15 分鐘,被拉長到兩個半小時,不僅影響生產效率,還極易造成磕傷、劃傷。

  年初戰勝疫情的 “ 口罩隔離 ” 給了趙治國啓發,能不能用材料 “ 隔離 ” 產品與膠瘤,防止產品固化過程中溢流的大量膠瘤流淌在成型模上?趙治國反覆調整隔離材料進行試驗,最終在產品表面鋪貼耐高温膠帶,避免啓膜後清理困難。

  階段性勝利後,趙治國沒有滿足。“ 放任自流 ” 不如 “ 加強引導 ”,趙治國和同事們利用超期的預浸布自制墊板,採用 “ 導型 ” 的方式,引導膠瘤流向,干預形成膠瘤的形態,最終達到控制膠瘤厚度簡化清理,控制膠瘤外形免於清理的目的。

  經過 1 個多月的反覆試驗,綜合應用兩種方案後,產品加工效率提升 300%,產品質量受到用户肯定。這種方法還可以普遍用於結構膠接產品中,為產品的膠液溢流問題提供參考。

  工作中,趙治國堅持自己的 “ 精品工程 ”。在今年,他還攻克了某型產品相對位置尺寸安裝精度等多項技術質量難題。

  “ 達人 ” 劉禹:

  不放過細微問題,機械師讓每一架飛機零隱患起飛

  晚 7 時,哈飛試飛站機械師劉禹和同事們正圍着飛機蓄壓器忙碌着。在之前的地面工序檢查中,劉禹發現蓄壓器無法充壓,他馬上將問題記錄下來,聯繫工藝人員和檢驗人員,共同分析原因,制定措施。

  憑藉着豐富的工作經驗,劉禹和同事們把故障方向瞄準在 “ 單向限流閥 ” 和 “ 安全活門 ” 上。根據單向限流閥和安全活門的差異特性,大家決定接通地面液壓源進行調試,尋找故障點。

  拿出維護手冊,戴好防護手套,劉禹開始將地面液壓源接到飛機上,按維護手冊要求調節。眼看着設備上的數字逐漸變大,液壓油流量逐漸增加,大家都繃緊了神經。

  夜色漸深,劉禹和同事們依然專注,“ 今天一定要把故障點找出來,不能讓時間耽誤在我們這兒。” 忙碌的身影使得偌大的機庫都熱鬧了起來。9 時,液壓油流量達到限定值,單向限流閥停止工作,故障找到了。

  試飛檢查是飛行前的最後一道防線,失之毫釐差之千里。劉禹深知肩負的重要責任,無論航前、航中、航後都按流程做好檢查保障,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問題,將所有安全隱患消滅在地面環節,讓每一架飛機零故障、零隱患起飛,翱翔祖國的藍天。